您现在的位置:中普陀寺 > 观音文化研究会 > 佛法普及 > 佛经解读 >
芳振大和尚传戒开示
2019-08-12 19:28:29   来源:    点击:
芳振大和尚传戒开示:
 
“戒和尚把香板连柳条转到我们堂师手里的时候啊,这都是象征着沉甸甸的责任!在这个戒期当中,要把我们所有的新戒菩萨们碾压得结结实实!成为忍辱负重、能为佛教做贡献的法门龙象!”
 
 
一、观看电影《一轮明月》前芳振大和尚开示:
戒场报道圆满的那天常住、戒和尚特地安排执事带我们去朝拜弘一大师的舍利。今天戒和尚指示我们安排时间来观看由著名演员濮存昕扮演弘一法师的电影《一轮明月》,戒和尚希望我们在观看弘一法师这部电影时,从中学习到弘一法师高尚的僧骨及严持戒律的精神。所以我们要像读《高僧传》一样来看电影,更要把演员直接当成弘一法师来看。由此让我们无论在戒场内外,都有一个实质的标杆人物作为我们学修的榜样。我们大家要用心,不可辜负戒和尚的一片苦心,听清楚了吗?
(众戒子答:听清楚了!阿弥陀佛!)
在观看时也要物尽其用,把这时间同时用来练腿子,看看一个多小时下来双盘盘起能坐多久?我们咬牙切齿坚持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就像那天四师父所讲:把这腿子不要当成是自己的,疼!也跟自己没关系,转一下意念,用用功,试试看!那么现在问讯,出堂。
(2018年5月1日于灵隐戒场)
 
二、芳振大和尚开示忏摩
2018429日忏摩前开示
我们在戒期里面,自始至终最核心的唯一的一个修行方法就是忏摩。这个忏摩怎么完成?就是称佛圣号、礼拜,也就是《普贤行愿品》里十大愿里面:“礼敬诸佛”与“称赞如来”。虽然说就是一句佛号,来忏悔、来回向、来消业障、来增长我们的福德智慧资粮,虽然简单,但是直接有效,而且不光是适合初学者,乃至于在成佛之前,依靠三宝的加持,三宝的护佑,都是极其重要的,也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在无量法门里念佛法门最简单、最有效。
之前对大家提过,我们在戒期里面要发愿、多礼拜,争取磕上一万个头。这个一万其实说起来还是很是惭愧,为什么?比如说现在的藏传佛教,他们要求这些新出家的喇嘛们,要修几个十万,其中一个,要磕十万个大头。那么我们现在也知道,如果按体力和难度来讲,藏地磕个大头的难度、消耗的体力比汉地这种礼拜方式要大的多,这十万个大头磕下来是不容易的事情,还要念十万个四皈依,还要念十万遍供曼答,念十万个百字明,这样几个十万下来,还只是作为学佛、出家前的加行而已。那么作为汉地的佛弟子,在三堂大戒期间如果没有扎扎实实地下一点点功夫,我们整个出家的基础是不牢的,甚至是没有的,这个道业和信念也不会真实地建立起来,所以这就是现在汉地佛教问题多的原因所在,就是根子上面不扎实,从信心和做法上都是浮的!没有基础啊!
我们经常说佛是万德庄严,那么在戒期里面多发发心,我们这一万个头也可以成为万德庄严之一,将来能够为我们消一万种障碍,庄严一万种福德。那这些都需要我们自己真实发心去完成。世间也有这样的例子,说当时周文王为了自己的江山社稷,找到姜子牙,很恭敬地请他来辅佐自己的帝业,那姜太公也有点架势,说这个是可以的,我现在走路累,你表示诚意,自己拉着车驮我一程,那周文王也是有气量的,拉着姜太公就上路了,因为从来没干过这活,所以驮驮就觉得累了,姜太公问他还能不再走走、再走走,最后实在是不行就停下来了,然后姜太公对文王说,你拉我八百步,我保你八百年的江山,所以我们历史上最长的王朝——周朝,前后八百年。那据说文王听了以后还有这样的玄机,问:那能不能我再拉您一程?太公说这个不行了,那就这样子了。那我们出了家,不能像高考的学生一样,平时只顾着玩,高考时差个一两分,那也是名落孙山。我们出家修行的人要趁着身强力健,在种种因缘成熟的条件下,勇猛精进地做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不要说现在在戒堂里面,有各种忏悔、学习的机会不珍惜,还想着小庙或家里的事,那一旦出了戒堂以后,将来会后悔终生的,这个就叫做颠倒!
学佛的人经常说随缘,这两个字怎么理解?就是随顺我们当下的时节因缘,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要错乱颠倒、不要丧失良机、不要好高骛远,这就是随缘。那么无论将来的道业还是成就,都取决于我们现在的基础,就跟学校里面的学生一样,你读书的时候用功不用功,体现的只是分数而已,出了学校以后,你有没有能力、人品、人缘,那是决定你一生的幸福啊!所以我们在戒堂里面,你每多磕一个头,将来做事福德因缘都能够增长一分。我们在这个期限里面多睡个懒觉,你将来可能是要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羡慕别人。
所以我们在戒期里面,还是要好好地发心,把握这么二十几天的时间,每天都不要空过。一则增长我们的知识,好好学!教过的牢牢记!记住的好好做!这个就是闻、思、修。每多拜一拜佛,多忏悔一份业障,多增长一份福报。举个最通俗的例子,每多拜一拜就赚到一百块,其实这个不是说一百块能够比,运用好了这是无量的福德。总之我们都要落实到自己的行动上去,这个才有效,我们昨天晚上忏摩一个小时,你们三师父掐着念珠数,一个小时就只拜了57拜,这样我们要拜一万拜啊,还是要花些时间的。
那么过去有一句话,说“个人吃饭个人饱”,另外一句是什么啊?!
(众戒子答:“个人生死个人了”)
诶,该说的我们引礼师父都会说的,该做的还是靠谁去做?!
(众戒子答:“自己!”)
那么继续以恳切至诚之心求哀忏悔,熏修我们戒堂里面的忏摩法门。
 
三、本堂发露前芳振大和尚开示
 
 
2018年5月2日上午发露前芳振大和尚开示
 
修学上真正要获得进步,就要把投机取巧这种心态抹得干干净净。每堂佛事不要说迟到了,一有空早早的就来准备着。不要说出世法没有精进心,没有尊师重道的态度成就不了。即使是世间的学问,没有尊师重道没有具足弟子相也成就不了。有篇文章《圮上老人》说的是张良遇到黄公望学兵法的过程。张良在桥上看着老头脚晃啊晃,把鞋子掉桥下去了,老头看张良在旁边就对他说:小伙子,把鞋子给我捡回来!张良看着老头讲话没理,但想想这老头毕竟一把年纪了去帮个忙呗!就跑到桥下把鞋子给他捡上来送给他,没想到老头子又说:把鞋子给我穿上!张良一听很恼火,这老头太无理,本来想咒他两句,后来心想想,鞋都捡回来了,好事做到底,帮他穿上吧!帮他穿上之后,老头对他讲:小伙看你不错,我有兵法传授给你,明天早上来这地方,我教你。第二天张良早早就去了,人家老头早早已在桥上等他了。老人家很不高兴地说:我要教你,又是长者,哪有长者先到的道理?!明天再来。第二天天还没亮,张良就跑过去,一看老者又比他先到,又把他训斥了一顿。张良怎么办呢?那天晚上他干脆就不回去了,晚上一直在那等,到夜里老人来了看到了,这才传授了他兵法。张良也成就一代相业,辅助刘邦成立了大汉王朝。从世间来说,社会上各行各业要得到传承,最初师傅不是直接传授技艺,而是先做杂务、当长工,几年用心下来,师傅才传授技艺,这样才能学有所成。
 
在佛法里更是讲究尊师重道,佛经中记载佛与阿难尊者的一段对话:佛问阿难,你知不知道善知识的重要性?善知识指的是优秀的老师。阿难回答:据我认知,如果一个人在修学道路上,能遇到一位善知识,道业就成就了一半。佛陀听后说:阿难,我看你还没有完全懂得善知识的重要性。阿难就问佛:那善知识重要到什么程度呢?佛对阿难讲:如果一个人能遇到善知识,依善知识教,梵行就能够完全成就。佛的意思就是一个人学佛上的成就,如果有了善知识的教导,那不是一半的事情,而是全部的事情。我们一切的功德是依善知识的教导而获得成就。所以不管是汉地、南传或藏传的佛教,没有一个宗派,没有一门学科不先尊师重道的。在藏传佛教里学佛,要先念10万遍“四皈依”。这四皈依就是在我们汉地三皈依的前面加一个“皈依金刚上师”。上师就是亲教师,是传授我们技艺的最直接的师父,根本之师。那为什么把上师放在三宝前面,放在佛宝前面呢?并不是说上师的功德比三宝的功德大,而是因为三宝的功德是因上师的传授而获得、而认知。所以直接教导我们的善知识是最关键的。如果没有直接的师承教导,三宝的功德,第一我们认识不到,第二也得不到。要得到三宝的功德要通过师承的教导。在藏地称为上师,在我们汉地称为戒和尚、得戒十师、引礼师、剃度师、传法师。这都是直接教授我们的善知识。
 
如果内心中对师承、对法没有生起足够的恭敬心,虽然善知识有教导,但是对善知识的教导和法是得不到的。为什么呢?在祖师的教导里有个比喻:天上下再大的雨,如果拿个盆子,上面盖个盖,雨水也是进不去的。一个人对法、对师承没有恭敬心,那你就是盖着盖子的碗,师承的教导对你来说是滴水难进,那再殊胜的教法对你来说犹如对牛弹琴。所以我们在学佛的过程中,在受戒的戒场里,我们首先要学的就是去除放逸的习气、烦恼,我们从内心深处对法生起渴仰之心、作难遭遇想。除了在戒堂里面引礼师父现在还能这么谆谆教诲你,想想看,在小庙里平时有没有人讲你?!如果说我们习气不除、毛病不改、惭愧不生,一切功德包括戒体都是生不起来的。即使拿个戒牒,即使你将来做了一个寺院的住持,当上一个会长,那又如何呢?!不过是个光头俗汉而已,跟在家人毫无二致,就是换了件衣服而已。所以我们戒和尚慈悲心切呀,让我们观看弘一法师纪念展,为的就是让我们以弘一法师为榜样,学习弘一法师出世的僧格,独立的人格。
 
那么这一切都是可以通过行为表现出来,如果说我们每堂佛事都是那么拖拖拉拉,引礼师都到了,你还在路上摇摇晃晃、不紧不慢,那说明什么?说明你就是来应付的嘛。我们戒堂规愿里怎么说的?!你不是来真心求戒来的,你是来混戒谍的!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叫做不堪教导。以前我们曾与界诠法师聊天,佛教里来出家的,怎么算好?怎么算坏?要留哪一些人?界诠法师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出家人不怕犯错,就怕没信仰"。有信仰的出家人犯错都不怕的,犯了他就改了嘛,因为有信仰,那没信仰就麻烦了。所以我们戒堂里要淘汰的是那些没信仰的人。没有信仰的,出家是可怕的。
 
在戒期当中,我们所有的堂师借助于祖师的规矩和犍錘法器,通过一轮一轮下来,有信仰的,信心更加坚固;有习气的,能把你习气一轮一轮地抹掉;没规矩的,能按规矩的齿轮来转到规矩里面,没规矩也变得有规矩了。那这些都依靠诸位堂师们,要外现修罗相、内怀菩萨心。越是菩萨心肠,手段越是恶辣,手段不够恶辣,不足以体现菩萨心肠!
 
那么今天一整天,我们完成一堂佛事叫做本堂发露。本堂就是在我们引礼师教导的戒堂内部。发露两字对我们佛弟子来讲是不陌生的,就是把我们所做的一切恶行,没受过戒的,以十恶业为主;受过戒的,一一对照,是在家五戒?还是八关斋戒?还是菩萨戒?出家的,曾经受过沙弥戒、比丘戒或菩萨戒,有没有犯?犯多少?一一发露。我们要成就戒体,几个方面要成就,之后才能说保障我们的戒体:第一、场地清净。是做过羯磨法。自然界里面,传戒过程,所以我们戒期开始就唱邦结界,这叫场地如法。第二、十师如法。我们灵隐寺戒常住为大家请来的37阵,都是德高望重、戒行清白的为大家做传戒师。外围上,人、处(地方)如法以后。关键我们自身是最重要的,前面那些都是外缘的。我们自身要成就些什么东西呢?第一、没有戒障。受戒的障碍不能有,若有戒障,受戒不得戒。什么是戒障呢?比如说造五逆、七逆之罪,或者曾经受过戒,犯了四根本罪,这些都是戒障。包括登比丘坛、还要问十三重难、十六轻遮,这些统统都属于受戒的障碍。那么受戒之前要把这些障碍都要扫除清净,受戒才能够得戒。所以今天就是为了我们能清净如法的受三坛大戒,做一个最全面的准备。今天的程序,没有轮到的就在这里礼佛、求佛加持,我们做通忏,就像我们忏悔偈里:“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我们内心当中,不知什么时候就存在的一直没有消失过的,贪嗔痴种种烦恼的驱使而造的业。所以我们只要发愿,“从身语意之所生”,从我们现在开始的身口意三业,“一切我今皆忏悔”,我今对佛前求忏悔,让我们身心清净,能够纳受微妙戒法。所以我们整个戒期都是围绕忏悔两个字展开的,重的罪要忏,轻的罪也要忏。如果觉得不需要忏的时候,告诉你们,这个时候也要忏,为什么?你这叫愚痴心现前,愚昧呀,要忏悔这个愚痴的心。……到位后先问讯,作礼三拜,然后长跪、合掌,然后堂师问你什么,你就如理作答,不能够隐藏,知道了吗?!
(众戒子答:知道了!阿弥陀佛!)
 
 
5月2日下午发露前芳振大和尚开示
我们出家人,只要现了身相,就进入三宝行列。世间的宝为什么称之为宝?因为稀有、有价值。那么想想我们出家人为什么能称之为宝呢?因为内怀五德,所以称之为宝;能成为世间的福田,所以称之为宝;能成为人天的眼目,所以称之为宝。那要达到这个程度,要经过无数人的烧制、陶冶、提升才可以。
 
就现在来说我们还是一堆烂泥巴,这一堆的泥巴,我们要把它晒干、揉碎、碾成粉、再揉、再铸成型,这样就变成泥胚,再把泥胚放到窑里面,经过炭火的烧制,然后上釉上彩,最后成为瓷器,就成器成材咯。这个过程是艰辛的,是不容易的。
 
如果仅仅是剃了个光头,穿了个衣服就成为宝的话,那么世间的演员都做得到。如果缺少这个过程就能成器的话,那么一切的泥土与器物就没有区别。那么在戒堂里这一个月,就是烧泥成器的过程。为了这个过程,我们要发勇猛心。如果有一点点懈怠,就会觉得撑不住、吃不消、打退堂鼓。在戒堂里,尤其是在灵隐寺的戒堂里,我们戒和尚一开始就有交代,我们这戒堂是陶冶龙象的,是为佛教铸器的,宁缺毋滥!
 
在本堂发露,是三坛大戒的一个开场戏而已,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在我们佛教里面,汉传传戒戒堂里,经常有句话:叫有恩的报恩,有怨的抱怨,有仇的报仇。每个人无始以来都有数不清的无明业障的纠缠,都有无数的冤亲债主在那儿等候着。所以我们看《高僧传》里,安世高三世还杀业,三世舍身。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还头疼三天,为什么?就是因地的恶行啊!释迦种族全部被灭是因为造了杀业。释迦牟尼佛之所以头疼三天,是他在因地虽然没有吃那些鱼,但在一条大鱼的头上敲了三下,结果头疼了三天。所以在我们佛教里面说一切法都逃不过因果的法则,有因就有果,我们在受戒的过程中也是累世冤亲债主讨债讨得最凶的过程。所以我们要有勇猛心发露忏悔。
 
在戒常住的加持下,羯磨法的摄受下,诸位师父们的证明下,我们在戒堂是很殊胜的一个了业的地方。大家要珍惜这种机会,在引礼师父有问到的,如实作答。对引礼师父们的香板供养,这是祖师们留下来的犍錘,能够直接打掉我们的无明妄想,减轻我们的业障烦恼。我们要有甘露灌顶的想法和感受。这样经历过以后就会觉得通身舒坦,虽然当下感觉有点疼,过两天你就能感受到加持的力量了。
 
上午我们问了一些基础的规矩,出家的时候好像是一点也没学到啊!我们就是在给在家居士授三皈依,有些东西都该掌握了。我们出家不是有剃度仪式吗?叫我们称法名,我们该怎么回答?要回答弟子某某,前面要加弟子再称法名。人家问你剃度师是哪一位?你要说上某下某法师、师父或大和尚。这都是基本的,我们在戒堂里多用心、多学习、多忏悔,好好发愿。下午继续本堂发露的佛事。
(5月2日芳振大和尚于灵隐戒场开示)
 
四、芳振大和尚于训练队列前开示:
 
我们现在汉地授戒有我们汉地的特色,就是三坛大戒齐授。
问:哪三坛啊?
(众戒子答:沙弥戒、具足戒、菩萨戒。)
那么这三个名称分别是什么意思呢?
首先沙弥的翻译有好几种,一叫“息慈”,指息灭贪嗔痴,常行慈悲教化;又叫“勤策”,指接受大比丘的策勉,精勤修道;还有“求寂”。种种意思无非是精进不放逸,都以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为核心。
 
那么比丘是什么意思呢?有三个含义:1、乞士;2、破恶;3、怖魔。
一、“乞士”是从生活习惯上面来安立的,我们传统出家佛教徒的生活方式是托钵化缘,托钵是乞食,这跟乞丐不一样,乞丐是为了要饭而活着,我们出家人托钵为的是成就道业 就象我们食存五观里面所说的,这个食物是“正事良药,为疗形枯”,最终是为成道业而受乞食。
二、“破恶”是受具足戒,断一切烦恼。要逆生死流,在行为上断恶修善,超越三界。
三、“怖魔”,是指超越生死轮回就离开魔王的统治,不再做魔子魔孙、而成为佛子。这魔王也恐怖啊,因为魔王有我执,人都离他而去觉得恐慌,所以我们登比丘坛做白四羯磨法的时候,魔宫震动,魔王恐怖。
 
这是在因地初发心的时候,有以上三种功德,等到功行圆满证阿罗汉以后,对应的三德就出来了,“乞士”变成“应供”,指应受人天供养。“破恶”就变成“杀贼”,一切烦恼全部断尽了,烦恼是贼,贼盗取我们的财物,烦恼贼劫的是功德法财,证阿罗汉果以后烦恼断尽,贼也就被杀光了,所以叫“杀贼”。阿罗汉又叫“无生”,那“怖魔”呢,就证了无生果位,彻底超越了生死轮回,所以就是阿罗汉的第三德“无生”之义。所以我们这受戒,即是在因地种下金刚种子,在果上成就无上佛果。
 
那么菩萨戒,又称为三聚净戒。“菩萨”两个字是觉悟有情的意思。 那什么是受菩萨戒?我们说菩萨戒的内涵是三聚净戒,分别是三个部分: 跟前面沙弥戒、比丘戒一致的地方的叫摄律仪戒,就是不该做的不能做,这属于断恶的部分;在这基础之上是摄善法戒,该具足成就的善法功德都要积极地去积累,也就是大乘佛教所说的要万德庄严、勤修六度;再往上就是饶益有情戒,不光是自己的功德得到圆满,而且要以这一切功德去利益众生,那就是到了菩萨的三聚境界。
 
那我们在戒期这短短的一个月当中,我们要完成三个次第的穿越,这是不容易的。我们要学、要做的非常多,所以这堂内引礼师父们每天跟你们所要求的,都是要一听以后马上去体验,马上身心要与此相应才行。否则我们的心都还没静下来,这一个月就过去了,然后纯粹是拿个戒碟,这个意义不大。过去受戒,佛制也没给你拿戒碟。所谓受戒,受的就是心地法门。内心当中相应、做到,在内心当中产生作用,这就是戒法的利益。并不是说拿张证明,我们挂单的时候给别人看,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做个佛子,要把这些根本的事情弄得清清楚楚,不能马虎,不能模糊,不能稀里糊涂的。我们做和尚,要做一个清净明白的和尚,明明白白做和尚!不要稀里糊涂做和尚!
 
在这三坛大戒中,初坛:沙弥戒,这个要求也是不容易的。我们做一个沙弥,要远离世俗啊。也就是说,世间的人所喜好的,我们都要断除;世间的人做不到的,我们会有所成就。再看看我们三百多个新戒里面,应该说99%都还做得有模有样,极个别的还是有放逸的行为,我们前面有提出我们出戒坛,不管是从殿堂、教礼场、斋堂、寮房,这出入往返的过程,我们都要学会威仪具足,要学会寂寞而入、寂静而出。要恒常注意我们的六根三业,要守护根门、恒守三业,就象看牛、看猴子一样把它拴住。昨天晚上我们忏摩结束以后,我们有两三个戒子欢喜雀跃走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哭,那个是什么形象?!
 
我们出家人该具备的修行次第功夫,就是戒、定、慧这三个字,戒就是以规矩礼仪为入门,如果连规矩礼仪都做不到,哪来的力量去戒?谁来约束这个戒?我们讲戒,就是律,戒律戒律,这律是律什么?是律我们的自心啊!所以也称为什么?自律。知道吗?你有没有得戒?能不能得戒?能不能如法地受戒?很好衡量的!怎么衡量?你能不能做到自律?!就这么简单。你能不能管住自己嘴巴和身体?能管得住,我们的自律就建立起来了,我们与戒法也就能够相应了。如果说我们内心都还没有这自律的意识,那我们离受戒的要求就还很遥远。所以在戒堂里面,诸位引礼师父都是你们的法身父母啊!为什么?用规矩两个字来激发你们的自律,迫使你们自律,不如法不行,一放逸就挨警策。刚开始由被动,慢慢地变为习惯,再由习惯变为主动,这就是规矩的力量。就跟佛说的调御经里面所说的驯马一样,一群马里面有好有劣,一群人里也是良莠不齐。进了戒堂以后,都要在这个大炉里给大家烧一烧、炼一炼,出了戒堂,起码从灵隐寺出来的芳振教出来的戒子,要达到每一个都是合格的产品。
 
今天上午我们继续学习新的内容。我们上午学的内容教大家在正式羯磨阿奢黎,为大家审罪忏悔的时候,我们念大悲咒,结坛、诵咒加持,然后以咒愿力让我们的业障能够消除,善缘能够具足。像受戒这件事,如果你福德因缘差一点,还真的受不了戒。我们这两天有一位就是各种生病,受不了,还有一位是对受戒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寻死觅活,不受了,那我们都成就他们出去了。我们之前有说过出家有个特色:严进宽出。进来是很难的,要出去容易的不得了。要进来,我们从进人、剃度、受戒,考验再考验,磨炼再磨炼,你要回去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所以我们要珍惜能够具备出家的这种因缘。 能够有受戒的因缘,这都是我们无始以来所种的善根成熟的表现。我们有些人不要以为出家挺容易挺好玩的,那是你在有的前提下觉得挺好玩。就跟一个健康的人,走走路,动一动,跳一跳,跑一跑,那有什么可难的?那对一个病人躺在床上,想起都起不来的人,你让他走一走、跑一跑、跳一跳,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今天能来到这里,都是有宿世因缘,好好珍惜!我们不光是出家,我们现在所学的,其实对做人都是有帮助的,什么时候都要学习一个自律的精神、一个团队的精神、一个自我提高的过程。
(2018年5月1日芳振大和尚于灵隐戒场开示)
 
五、芳振大和尚在三天竺法镜寺为新戒尼众作开示
在这期开示内容中,可以1.了解师父传戒的历史和规格;2.知道汉传佛教的魅力和兴衰;3.对女众部地位的肯定和包容;4.被师父吃蒜的趣事深深感动;5.对戒场香板的加持豁然开朗;6.为三次第超越之神圣所摄受……
现场说法,大师父实语、如语、诚恳、朴素,有广度,有高度,句句直抵人心。佛法是实证的,祖师说过:有一分恭敬,就得一分利益,有十分恭敬,就得十分利益。阿弥陀佛。
 
(一)芳振大和尚在三天竺法镜寺为新戒尼众作开示(上)
到杭州来传戒,这是第三次。第一次是2000年,在杭州上天竺给男众传戒,我作开堂大师父,戒和尚是灵隐寺的方丈木鱼老和尚,羯摩是界诠法师,教授阿阇梨是学诚法师(现中国佛协会会长)。那一堂戒虽然过去了18年,但是记忆很深刻。当时杭州已经有70年没有传过戒,所以2000年传戒时杭州佛协很重视,邀请了传印长老,但传印长老有事情来不了,就跟杭州这边推荐我来杭州传戒。推荐我的原因是1996年在福建广化寺、1999年在潮州开元寺两次传戒时,传印长老作羯摩阿阇梨,我做引礼师父,当时的戒和尚是茗山长老。
 
其中1996年广化寺以戒期108天而闻名佛教界。当时在汉传佛教界的说法是,我们汉传佛教不兴盛,各种负面的问题比较多,究其根源就是不重视戒法,滥传戒…所以在1996年广化寺作为全国规范传戒108天,在汉传佛教界做的还是非常有影响。那次传戒,戒和尚是茗山长老,后来的羯摩是一诚长老,教授阿阇梨是传印长老,包括尊圣学诚法师,他们三位都做了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也就是说一堂戒期里面出了三位中佛协的会长。那是非常殊胜的!
 
在1999年潮州开元寺的戒堂里呢,同样是传印长老做羯摩。所以我们在结界的时候是在传统的洒净、念大悲咒的仪式中融入了唱方结界,做羯摩法,那次给传印长老的印象很深。所以在2000年杭州传戒的时候,传印长老向杭州佛协推荐我来做开堂大师父。从那次起就与杭州结了因缘。那次戒期是在腊月,记得是封坛以后请了引礼师在堂内宣读了戒堂规约。其中有一条是:上殿时不允许戴帽子。因为天气很冷,第二天早课,上天竺的住持定本老法师戴着帽子来上殿。引礼师中一位同寮师是做僧值的,一看就走过去,一把就把帽子抓下来,厉声喝斥:大师父昨天刚刚讲戒期里不允许戴帽子,今天你做一个住持带头犯规矩!这件事记忆非常深刻。
 
所以在我们汉传佛教里有自己形成的特色文化。这种特色有几个方面:一、修行的宗派,如禅宗。二、逐渐形成的仪轨和规范,如早晚功课、佛七、禅七、华严七、法华七,乃至我们汉地传授的三坛大戒。这些在其他的宗派、其他佛教传承里,有这么丰富的内涵和庄严的形式。以传戒为例,如按真正羯摩法来做,三坛戒合起来一天也可以完成,在汉地之所以变成一个月,就是形成集中学习的一个特色。现在的汉传佛教中,能够有机会在戒期中得到综合的全方位的学习,目前来看,还是没有能超过戒场的。今天有机缘在戒期里到这边来看看大家。就刚才从山门口进来,到你们大师父起的香赞来看,女众这边的规矩也是非常好的。你们大师父也是梵音嘹亮,说明你们还是很有福报的。
 
记得我刚出家进佛学院时,差不多25年前,整个佛教界都在批判做佛事,说佛教衰败主要源于:滥传戒、滥赶经忏、滥做佛事。没有人讲经、没人弘法,所以汉传佛教衰败不兴盛。经过这20多年,佛教的变化也是蛮大的。现在的汉传佛教,佛学院在不断增多,很多地方讲一部小经、讲个小论的人很多,佛学院毕业的相当一部分都能讲。反过来,能够精通仪轨的,把这早晚课为基础,如:佛七、禅七、传戒……能精通汉传佛教仪轨的这一块人才,这些年倒是越来越少。随着年长的长老们慢慢地过世以后,现在更加凸显出这个问题。
 
我们佛教里面讲,一切都是因缘生,都很重要。所以在戒堂里面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传统仪轨的好机会。平时在寺院里精通仪轨的,据我所知,很多地方还真是越来越少。在佛教当中,很多东西如果把一些形式去掉以后,宗教熏修是不完整的。举个简单例子:我们早晚课如果有唱赞、有唱偈,这个摄受力,跟直接念一遍,内心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不唱赞,也不唱偈子,就没有神圣性。因此,作为一个汉传佛弟子我们要好好的继承这些传统仪轨。
 
 
(二)芳振大和尚在三天竺法镜寺为新戒尼众作开示(中)
*其他地方有比丘尼僧团吗?
这边授沙弥尼戒比大僧那边早了几天,大僧那边今天上午受沙弥戒,下午是礼佛发愿,我们这一次大僧那边来增戒的有将近20来位。在本堂发露时,有许多都是做了真实的发露。在昨天审罪忏悔以后还多做了一堂佛事,什么佛事呢?陈罪称量,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做这一堂佛事。那这一堂佛事为什么做呢?就是曾经受过戒,但有犯戒,犯了以后,根据所犯的轻重就要做相应的忏悔、忏摩了。那极重的呢,按传统上来说还不通忏悔。我们汉传佛教很多时候也形成了摄受广大众生的一个特点。戒和尚也慈悲,用大乘方等忏法,允许他们礼忏,能够见佛、见光、见花,忏悔业障,这样清净以后还是允许他们再来受戒。这个也是我们汉传佛教在传戒中形成的一个做法。
 
有时候我们在学佛、在修行的时候,我们要学会取大舍小。在一些小事上面执著的太厉害,很多大的事情就没法做。以女众受戒为例:除了汉地有比丘尼的僧团存在。像印度、斯里兰卡,这些南传的佛教,包括我们中国的西双版纳,其实已经没有比丘尼僧团。真正有比丘尼僧团存在的只有在汉地,这是什么原因呢?分析起来就是我们汉地的这种包容性。如果没有的话,我们汉地也会像南传佛教一样,斯里兰卡、缅甸、泰国…这些佛教很兴盛的国家其实是没有女众(尼众)的僧团的。
 
所以中佛协有一些规定是值得再探究的,我们举几个例子,比如:燃香。我出家时是92年受戒的。我受完比丘戒,在受菩萨戒之前,我们三师在开堂都要开导苦行的。这么一堂佛事,菩萨戒之前开导苦行的方式是什么呢?当然苦行也有很多种,在戒堂里就只一种,就是燃香供佛。在汉地是依《梵王经》而受。《梵王经》说得很清楚:若不烧身、烧臂、烧指供养佛,非菩萨、非佛种子。是有这经文的。所以我们在受菩萨戒时,在戒堂里面开堂大师父会说,你们要好好忏悔啊!要发虔诚心、恭敬心,把累世冤亲债主的债要通过忏悔还清,债不还清受戒时会有魔障的,会有冤亲债主讨债的。所以过去戒堂里有句话怎么说的?有仇报仇,有冤报冤。那都是讨债的一个关口。所以登坛时,传统上登比丘坛、受具足戒之前要放焰口,受菩萨戒之前,要授幽冥戒。这都是为了把累世的债还还清。这样让我们受戒的时候能够少一些障碍,能够吉祥,能够顺利。
 
从95年以后,中佛协就出台一个文件:在戒期里不能燃香。到现在是非常严格禁止燃香。不让燃香能不能找得到依据?当然能找得到,以比丘戒为例,这些都是没有的。燃香能找得到依据吗?当然也能,都找得到依据。不要说燃香了,我们吃饭也一样,吃素找得到依据,吃肉也找得到依据。吃素从哪里找依据呀?从《菩萨戒经》里找,《菩萨戒经》里说,不能食众生肉,食众生肉,断大慈悲种子。所以按菩萨的要求不能食众生肉。那吃肉呢?按比丘戒也是找得到依据的,比丘戒里托钵乞食,众生供养什么吃什么,只要不是刻意去吃,那就不算犯戒。当然我们汉传佛教是坚持吃素的。所以在佛法中要知道,从出发点、从所依的经典、经论不同,允许有多种方式的存在。
 
比如我们的生活方式,有汉地的、南传的、藏传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佛教的精神、佛教的根本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学佛即要学会大乘、小乘、经典、论典、戒律里面的不同之处,更要抓住根本,与此同时要学会相互的尊重和包容。如果按原始的戒律对女众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换个角度来说,也是很苛刻的。在我们汉地应该说给于女众一种极大的地位,甚至很多时候可以说跟大僧是平等的,一致的,没有差别。我们汉地女众也可以说称得上是半边天。
 
我们看台湾的佛教,他们很多继承了解放前的做法,有些寺院里有男众女众的现象。我刚出家时的寺院里有几个叫师叔的也是女众,我的师父是男众。那时寺院里怎么称呼呢?男众叫东单的,女众叫西单的。别人说东单有住多少?西单住多少?这就指男众住了多少?女众住了多少?现在台湾的佛光山中台禅寺,基本上是这样。这就是解放前传承下来的。这种做法也有一定好处。目前在我们汉地提倡男女分开,不要混住。从我的出家经历来讲,我对我们寺院女众师父,我们叫师叔的,还是有非常深的感情,这种感情也是来自于生活的这种经历。
 
我出家以前基本上没吃过素、没吃过斋,出家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吃饭就不习惯,吃不下、吃不饱、经常吃半饱。那时很多规矩、禁忌不懂也不知道。有一次我就跟一位师叔(老比丘尼)讲:“师叔啊!我们吃饭老吃不饱,明天买菜的时侯,能不能买一点大蒜炒辣椒?这样比较解馋、下饭!”那位师叔也不说话,眼睛就盯着我看,我也不知道她看什么?反正就盯着我看了老半天。中午吃饭时她就给我炒了一小碗,平常只吃半碗,那一顿饭吃了三碗!师叔就问我:“好吃吗?”“好吃阿!”她就说了:“下次就没有了,就吃这一次阿。”,我说“怎么了?”,她说“出家人哪有吃大蒜的?没有的。”我们那时刚去寺里,还没有剃头,还没出家,但师叔就给我做了一次。这之后再没吃。但是她这种感情上面关爱的心,是一直还记在心里。
 
我们汉地佛教之所以能保持女众僧团的存在。并不像以前那样一传戒,一定是二部僧戒,然后是本部登坛,然后再到大僧里面。在汉传佛教非常长一段时间,女众登坛是在大僧这边。是近些年研究戒律多起来以后,按羯摩法,先在本部登完坛之后,再到大僧这边加法,由加法而感发戒体,就是说,感发戒体是在大圣这边,但前期的训导、教诫都依本部。之前很多人对女众登坛加法以后,羯摩文叠和尚的名字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和说法。你们顺着羯摩文就是以本部的尼和尚名叠到羯摩文里去,在大僧那边做羯摩法时,也是这个方法。有些就不理解:既然得戒是到大僧这边来才得戒而感发戒体的,为什么不是称大僧戒和尚的名,而是称本部尼和尚的名呢?这个间题也好理解,并不难理解。比如:生个孩子,要到国家机关去登记,这个孩子才被国家所承认,其公民的待遇才具备。确实是登记机关盖章才生效,但并不能说这孩子就是你生的,机关部门跟生孩子是没有关系的。我们传戒时也会与三师聊聊这些。从不同角度形成一个共识。僧团最大特点就叫和合,和合共住,在认识上见和同解,在见解、见地上一定要一致的。出家,你一定要念我的名字或不念名字就怎样,其实不至于纠结在这上面。我们出家本就四大皆空,什么都放下。如此还会因为挂个名,念不念名而执著呢?那也并不是这个名而起争论,更多的还是在探讨怎么做才是最圆满的。从我们跟传印长老、界诠法师、学诚法师一起做时,大家还是觉得这么念,遵照羯摩法没问题,大家的认识基本上是一致的。在我们汉传戒期中是三坛齐授。从沙弥到比丘到菩萨。女众这边还多一个学法女,这三个次第其实也是一个超越阿!
 
 
(三)芳振大和尚在三天竺法镜寺为新戒尼众作开示(下)
 
*为什么师父担任开堂大师父的戒场都非常地圆满平顺呢?  
 
 
刚刚来的路上,摄影师和我边走边说,“半个月过去,这些新戒菩萨们的威仪表现经过半个月的训练发生了天壤之别的变化”,那为什么能达到这个效果呢?就是由于我们汉传佛教祖师编好的传戒制度和礼仪教授的规范。一个月的戒期,我们经历了无数的祖师大德不断地总结提炼,每一天都排得详细周到,佛教不用科学这个词,佛教讲如法如律、对机有效。
 
曾经界诠法师跟我说,“你担任开堂大师父的戒场都非常地圆满、平稳、顺利。”以福建传戒为例,2001年之前,也传了几十次戒。福建是个佛教兴盛且有许多大德的地方,其戒场的特色是每年男众的戒场都有打架的事,而且是打得头破血流。所以2000年那次传戒,戒场才差三天就结束了,然后界诠法师上午还讲,“你们再等三天啊,三天就回去了啊,要好好的啊。”他一下座,一转身,里面就干起来了,(众笑)三天都没有熬到啊。那2001年传戒是我去的,那2001年就结束了福建传戒每年打架的传统。
 
后来界诠法师就问我:“大师父,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我说其实这不是我的能力,这主要得力于祖宗留下来的犍锤,就是香板的功效啊!(众笑)香板用得好不好,绝对是关键,这次灵隐寺那边传戒,本堂发露这一天,打断了四十几块香板,这是无上的加持啊!很多时候,跟他磨破了嘴皮讲三天,都抵不上三香板管用!戒期里短短一个月时间,这习气要改,香板一下去,就能起到警策的效果。
 
*这三香板下去,给你解暑治病,当下就精神了……
 
戒场规矩:每个来受戒的,香板都是躲不掉的。不懂规矩的人一开始会打听,“诶,你挨打了没有?你是怎么答的?”这相互之间都会传授经验啊……
问:“谁让你来受戒的?”
答:“师父让来的。”啪!啪!挨打了。(众笑)
“哦,师父不叫你来,你自己就不发心啊!”
问:“谁让你来受戒的?”
(下面一波就乖了)答:“我自己发心的。”(众笑)
啪!啪!又挨打了。
“哦,师父不让你来,你自己就跑来了?”(众笑)
问:“谁让你来受戒的?”
答:“我自己发心的,得到师父同意的。”
啪!啪!又挨打了。“巧言令色!”(众笑)
再问:你这是真心来受戒的?还是只图虚名来拿戒牒的?
那你想想看,不管怎么回答都得挨打。你真心发的,打打看你是不是真心,不是真心发的,那更要打了……
 
所以挨过祖师的犍锤,那是有加持力的。一者,突然从一个放逸的环境到一个封闭、精进的环境,不习惯,咳嗽感冒、发烧中暑,出各种障碍,这三香板下去,给你解暑、给你治病,当下就精神了,过两天就是神清气爽,这是身体方面的加持。二者,就是打你的警策心。我们现在家里被几代人呵护,出家了师父也舍不得打,这样没吃过苦怎么能成大器?!佛教传戒就是陶冶龙象、铸造大器的过程,戒期里,就是挑泥去杂质的过程,揉泥调性情的过程,放到窑里去烧历练的过程,最后得出来的才是精品。
 
所以就要借助恶辣的犍锤,效果才立竿见影,我对界诠法师讲:“你呢,学院派,唯一的缺陷就是没有得到老和尚的传承。虽然你每次苦口婆心,‘要持戒啊,要什么的’,这嘴皮讲破都没用!”佛在《调御经》里有个比喻:好的马,主人一上去,不需要抽鞭子,马就知道主人的心意,什么时候该跑,什么时候该停,这是上等。再次一等,要看到鞭子,才知道该怎么走;再次一等,鞭子要触到毛发;再次一等,鞭子要抽到皮上;再次一等,要狠狠的抽……
 
在戒堂里,根基都是不一样的。自觉的就跟菩萨一样。那种顽皮的,如过去一句话:“僧上一百,文武俱全”。什么意思呢?出家众到了一百以后,好的,像菩萨一样,坏的无恶不作了。如果说不是凭着恶辣的犍锤,光靠嘴巴讲,不起效果。在戒堂里几百人,一个会影响一片,真正顽劣的是极小部分,甚至只有几个。但是这几个呢,就会影响整个群体形象,游客看到会说:“你看这出家人也是六根不净”就会影响整个僧团的声誉,所以对这种事要严格禁止。
 
在三坛大戒中,也是一个次第的超越。沙弥戒时我们是悉心听从诸位堂师的教导,以师为戒,依师教而行;等到登坛以后,就要自觉,自己管理自己,受了大戒的就要互相劝诫、互相教戒、互相忏悔,这叫辗转相诫、辗转相教,登坛以后犹如受成人礼,就是长大了,不需要堂师跟在后面了;等到受了菩萨戒以后,不光能自觉还能去教导别人,具备做师承的基础。所以戒期中,时间很短,任务很重。从身份的完成和超越来讲极其神圣!从沙弥(尼)到比丘(尼)到菩萨;由婴幼儿时期到成年到壮年;由依师而度,到自度,到如何度人……
 
那么祝愿新戒菩萨们都能成为法门龙象!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心经讲解-弘一法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普陀寺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O12
浙ICP备12040039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